Polkadot是“从0到1”的数量级革新:跨链通信与交互、链上治理自动升级,是对恶性竞争的降维打击
阿风1989·2020-09-14 阅读 9

注:作者来自Reddit的幸运鸭,阿风在翻译过程中加入了不少个人理解,但与原文所阐述的基本观点一致。本文创作过程基于Peter Thiel的著名著作《从0到1》和他在**的视频演讲“Competition is for Losers”(竞争是弱者间的游戏)。

 

本文核心包括:真正的创新是对恶性竞争的降维打击,Bitcoin、Ethereum、Polkadot就是这种创新;Amazon/Substrate/Polkadot从细分领域开始吞噬;计算机发现新模型,人类确定其背后意义,治理不必完全去中心化。

 

 

真正的创新是对恶性竞争的降维打击。这句话听起来有点拗口,但却切中要害,为什么这么说?因为真正的创新是对旧事物的全面革新,而且其创造的新事物足以形成垄断。这是Peter Thiel在《从0到1》中所表达的核心观点。

 

与创新相反,竞争过程则是复制已存在的事物,在复制的过程中追求完美,并通过微小的变化来区分新老事物。因此,竞争是从1到N的过程,这并不利于价值创造。

 

以上这两段是不是听得远山雾罩,有点懵对不对?其实就是阐述了一个理念:真正的创新是对旧事物的完全革新,是“从0到1”的过程,例如Bitcoin、Ethereum、Polkadot的出现;而竞争从来都无法逃脱旧事物的束缚,做的事情永远都是“复制黏贴”,是从“1到N”的过程,例如Litecoin、EOS、Tron等。

 


 

1、Bitcoin/Ethereun/Polkadot,都是“从0到1”的创新

 

比特币是真正的创新。Bitcoin是从0到1的“数量级级别”的革新,中本聪创造了一种全新的事物——一种不需要中心就能够安全运行的点对点的电子现金支付系统。众所周知,2009年比特币区块链诞生即王者,BTC垄断了整个加密货币市场。

 

如果现在有人再提出一个与BTC完全一样的加密货币,即便是像BCH这样的提出了很多创新之处,但也是从1到N的工作,属于竞争关系,难以出彩。BTC的诞生创造了一个全新的领域,早期认识到这点的人能够赚很多钱。Yay!

 

以太坊也是真正的创新。Ethereun也是从0到1的“数量级级别”的革新,在Bitcoin的基础上,Vitalik Buterin创造了新的理念——在Ethereum上引入去中心化的以太虚拟机(Ethereum Virtual Machine)来处理点对点的智能合约,在Gavin Wood等一批优秀计算机科学家的帮助下落地。

 

2015年以太坊主网一经上线就垄断了智能合约市场,或许Ethereum并不是最好的,但他是诞生的最早的,事实如此。就这样,Ethereum在这个专业的市场里一直处于领先地位。早期认识到这点的人能够赚很多钱。Yay!

 

波卡更是真正的全面创新。虽然不少人会对此表示“不服”,但事实就在这放着,Polkadot也是从0到1的“数量级级别”的革新。在参与创造Ethereum之后,Gavin Wood看到了Ethereum的不足与客观存在的未来加密市场的新需求——即成千上万区块链之间的信息跨链、资产跨链、互操作性的刚性需求,诸如从Bitcoin到Ethereum的信息互通、资产交互、互相可操作性等。

 

2020年Polkadot主网上线,带着强大的“中继链架构、高级智能合约模块、nPoS共识机制、链上治理自动升级的治理理念”登场,如果人们能够清楚地认识到“跨链就是促进资产交互,加快区块链世界资产流动性”这个核心思想,那么就能够认识到,持有波卡的人很可能赚大钱。Yay!

 


 

2、一个关于世界的秘密:Amazon/Substrate/Polkadot从细分领域开始吞噬

 

一般认为,失败者由于“软弱、愚蠢与懒惰”而难以参与竞争的人与实体。

 

但是,我们需要明白大多数参与竞争的也是失败者,他们并不是不聪明、不努力、没有先发优势,例如中国早期互联网竞争格局中的慧聪网与阿里巴巴(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去查一下这段历史)。

 

他们之所以失败,是因为在竞争激烈的领域,短时间的付出很难让你拔尖,例如理发店辛苦一天去发传单,结果拉来了3个顾客。这是因为数学统计中幂律分布的规律决定的,而且在竞争过程中,与你处于同层级的能力层次结构中,竞争对手覆盖的领域越大,你越有可能接近底层而不是往上爬。

 

这段挺绕的,举个简单的例子,例如你现在也想做电商与阿里竞争,即便获得不少资本支持,例如与阿里一样的资本支持,但你没什么大创新,结果必然被淘汰。

 

当然,你完全可以通过练习做得更好,但是竞争者越多,你努力的效果就会被稀释掉。此外,这种对竞争对手采取敌对的立场,会导致大量的精力浪费和毫无意义的、破坏性的情绪。当你在某个行业独占鳌头的时候,失败必然属于你的竞争者。

 

我们知道, Amazon从个小的细分市场开始在网上销售中占主导地位,成为了今天在线销售巨头。


区块链安全和跨链通信是类似的细分市场。亚马逊的创新在于将计算机技术与人的行为相结合,以最低的成本提供最好的服务,从而实现了垄断,此过程是对老系统的10倍的改进。我们知道区块链领域创新的主要障碍在于意见不一致带来的硬分叉,目前,基于Polkadot的“链上治理自动升级”的治理理念应该有助于区块链技术的跨速迭代


加密市场包括但不限于货币、价值存储、CEX/DEX、智能合约、Oraclizing、计算、身份验证服务、匿名服务(Obfuscation Services)、游戏等等。为特殊任务定制的状态机(State Machine)可能是众多市场的最佳解决方案,能够升级状态机并将新颖的状态转换功能无缝地集成到链网络中,而无需硬分叉,这是区块链技术从0到1创新。

 

亚马逊逐渐从图书销售开始,系统性地吞噬和支配其他各类细分市场(服装鞋帽、家电设备、副食酒品等等),Amazon规模经济来战胜传统零售形式。

 

同样的,由于Substrate允许快速部署新链,无需协调硬分叉即可升级,Substrate链将主新区块链技术并吞噬其市场。无需协调硬分叉的动态升级是个数量级改进,这比前的技术提升了10倍

 

注意:Substrate可以理解是Polkadot的一部分。Substrate是一套区块链开发框架,可用于开发与Polkadot同构/异构的区块链,它把一个区块链运行所需要的各个模块拆解开,分为加密、共识、P2P、链上治理等部分

 


 

3、一个关于人秘密:计算机发现新模型,人类确定其背后意义,治理不必完全去中心化

 

人们不了解自己的秘密,这是人类最大的秘密。我们可以通过询问什么是禁止或禁忌来发现人们没有告诉我们的秘密。

 

对权力下放的狂热是加密空间的一种文化规范,去中心化是一种隐模因。那些被认为中心化的项目在社交媒体上遭到强烈抨击。中心化对信用货币来说是有用的,中央银行总是用通货膨胀稀释货币价值——信用货币持有人的利益遭到巨大挑战。

 

我们知道经济自由创造了人类自由,因此上说密码货币的去中心化,或者说自由化是很有意义的,加密货币具有固定不变的通货膨胀率,且不可审查和不可篡改。但是,对每个加密应用程序进行完全的去中心化治理,真的可取吗?

 

下面我们再谈谈智能合约。第一个真正成功筹集大量资金的智能合约是DAO。在筹集一些启动资金后,合约迅速被黑客攻击,资金丢失。此后,以太坊基金会起到了中央集权机构的作用——硬分叉找回资金。不得不说这种处理方式是以丧失该系统去中心化的权利为代价,完全摧毁了最初不可阻挡的应用的价值主张的愿景。DAO鲜明地说明了完全的去中心化并不可取,甚至也是不可能的。

 

这是关于人的秘密,人们需要对合约的执行进行管理,因为人类对意义的解释是灵活可变的。

 

对计算机进行治理的必要性并不令人惊讶。计算机在分析大量数据方面很在行,但还没有开始识别意义。人类的思维已经进化为我们宇宙的抽象本质。人类善于分析抽象的东西,但往往对意义意见不一。计算机只不过是人类的工具,需要对工具进行控制,以实现有意义的目标。

 

计算机可以统计大量数据,而发现很多奇奇怪怪的新模型,人类才能够确定这些模式是否真的有意义。区块链也是如此,计算机将忠实地、完美无缺地执行所编写的任何状态转换函数,但它们不能判断道德。只有人类的头脑才能确定一个给定的交易是盗窃还是公平交易,而参与交易的人在这一点上往往会有分歧。

 

Polkadot沿着治理层面进行创新。

 


治理系统在人和机器之间创造了一种共生关系,类似于亚马逊的欺诈检测程序。从经验上讲,我们知道加密经济系统往往会沿着社会路线断裂。它们沿着社会路线断裂,因为它们是经济系统,而经济学是研究人类行为的学科。

 

人类行为不可能像代数方程中的某个变量那样,从经济系统中划出。经济学不是那样的。因为加密经济网络只有在人类与之互动时才真正有用,有效的治理体系对于圆满解决争端和保持网络凝聚力是必要的。

 

总而言之,与之前的系统相比,Polkadot是从0到1的“数量级级别”的革新,涉及多个方面:治理、跨链通信、无需协调硬分叉的动态升级。2020年,在波卡中继链诞生之后,波卡将在创新的每一个维度上形成垄断或近乎垄断的局面。多维度的并行创新使Polkadot独树一帜。早就认识到这一点的人应该能够赚大钱。Yay!


跨链波卡DOT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若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点击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