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S的解药(中):对Blockone来讲,什么才是真正的“重视中国市场“?
梓岑_Zicen·2020-06-29 阅读 2

 



首先需要专门澄清一下,最近盛传的关于Blockone招募“中国区营销总监”的事情。当然这都是我的锅,因为就是我在直播的时候说的。

 

实际上,Blockone正在招募的是“高级营销策略师”,要求母语是中文但同时具备非常高的英文水平,要求具备很强的沟通能力,以及丰富的市场和社区运营经验。当然,我直播中所说的会拿出经费扶持孵化中文社区的生态项目,也在计划中。

 

大家也知道,在国内团队“总监”头衔是随意挂的,所以我当时随口来了个“营销总监”,的确没想到后来会被热心观众整理成了文字,然后这个消息就在中文社区彻底传开了。最近看到群里都已经开始帮Blockone物色人选,甚至都在讨论应该谁去合适,我开始有点惶恐。

 

首先,预先我并没有获得许可,可以对外公开这些消息,所以我的表现是非常失礼和不职业的。希望大家不要因为这个乌龙产生多的误会,一方面,“总监”对应的级别和权限,是要远高过这个岗位的,另一方面,我也不希望因为自己的莽撞行为干扰Blockone的决策。


在此,为我的失礼行为说声抱歉。

 

 


回到正题,EOS的解药,这是中篇。

 

EOS的解药当然不是区块链治理:治理是个死胡同

 

有心人可能会注意到,我从来不对”治理”问题发表意见,因为我从一开始就认为,意义不大。

 

对EOS这样的开放的区块链底层设施来说,价值护城河是沉淀在这个底层上的用户、流量以及数字资产,达成这样目标的路径则非常简单,是建立在这套基础设施上的各种不同商业模式的企业或应用。对这样的底层设施来讲,加分项是本身的号召力、开发者支持、社区和用户基础、交易流动性优势,以及对应的导入外部资源的能力。

 

减分项是什么呢,是"不可确定性",没有任何一个理智的企业,会愿意将自己的商业模式建立在一个充满不确定性和不可控因素的基础设施上的。而治理,恰恰会把这个基础设施推往巨大不确定性,或者至少,让生态外的企业和用户误以为,这里看起来乱哄哄,充满了“不确定性”。如果不太能感同身受,可以想象一下,我们是怎么看台湾大选的。


和POW不一样,DPOS是社区持币用户集体决策达成的“内部共识”,让社区外部看来混乱不堪的局面,是DPOS扩大共识范围最大的障碍。

 

但本质上讲,区块链治理,争夺的就是出块权而已。治理争夺的是系统增发部分收益的归属,在EOS的例子里,这个增发收益的数字,是每年1%。所以在我眼里,醉心关于“治理”的纷争,就是为了追求1%份额的公平分配的需求,完全忽视了另外1000%甚至10000%的未来增长对这套基础设施最基本的要求。

 

而现在,当staking矿池的投票分红业务成为常态之后,治理变得更没有任何意义。2.7~3.0%的年化收益,意味着矿池需要把所有收入全部分给投票用户。这是一个简单的数学题,按照1票30投的规则,看目前进入排名前21主节点的票数门槛,意味着大致需要1200万EOS的独立票权,对应的主节点年收入是约33万EOS,换算成投票的年化收入恰恰就是2.7%。

 

这意味着,我们争论的“治理”课题,争论的目标已经变成了“0%”。在这样的业务逻辑之下,Staking矿池与PoW矿池再无区别,可以把投票用户类比于比特币矿工。矿池获取的是极低的收益率,需要比拼的是费率、服务和稳定性,而非我们过去强调的,“为生态做了何等贡献”。头部交易所也会因为巨额用户存币的优势,天然成为最强大的矿池竞争者。

 

 

DeFi更不能是EOS的解药:我当然希望能是,但真的困难重重

 

实际上这个观点我已经在“**”那篇文章里说过了,所以一笔带过。虽然收获骂声一片,但是我真的希望大家能放下成见,静下心来看完我的观点,也建议多多关注一下基于EOS的DeFi项目的表现,会慢慢印证我的观点。

 

在这件事情上,EOS生态和以太坊最根本的区别是,有了staking投票分红之后,EOS不需要把“锁定流动性”寄希望于DeFi。锁定流动性不再成为刚需,DeFi也就失去了像以太坊社区那样的肥沃土壤,所以即使EOS拥有足够高的并发和效率,DeFi项目也很难有足够活跃度。按照这样的逻辑,不难发现以太坊之外的其他DeFi项目都难成气候,因为公链们早就已经抄了作业:无一例外,全世界都在Staking。不幸的是,Staking会天然铲除DeFi的生存土壤,因为在这样的环境里,DeFi不再被迫切需要。

 

 

中国市场将是EOS最重要的解药之一:但我们要看的是,Blockone到底会付出什么样的努力

 

摆在EOS面前的状况,其实很简单。一方面,Blockone是整个区块链行业顶级资源实力的存在,当然也包括,最雄厚的财力,拥有区块链公司至少前三级别的充足的资金储备。另一方面,曾经掀起竞选热潮的超级节点们,在投票分红的压力下,再无余力发挥更大推动作用。除了Blockone之外的社区力量,已经明显力不从心。开发者社区也在持续失血,大量流失到别的底层生态。

 

真正能够力挽狂澜的,其实只有一个关键的存在:Blockone。

 

而对Blockone来说,重新开始重视中国市场,不能是一句空话。其实我也在等待,Blockone将为中国付出什么样的努力。接下来EOS能否真正破局,也更需要看这一点。什么是真正的“重视”?其实标准很简单,人、财、力。人,负责人,财,经费,力,当然是规划和执行。

 

那要如何判断Blockone在这件事情上是不是真的做好了呢?记住一点就好:


任何不需要“付出真实成本”的动作,都不能算作“重视”,不需要承担太大决策风险的努力,都不能算作“重视”。因为只有付出真实成本和承担决策风险,才代表有人真正为结果负责。

 

这也是为什么,迄今为止我始终没有为Blockone的投票动作做太多评价,因为这种投票,并没有付出“硬成本”,更不需要承担太大决策风险。截止目前,还只是设定最低节点标准,然后轮换投票的方式,这是一个“怎么做都不会错”的做法。我还在等待EOS基金会的下一步动作,我想要看到的是,EOS基金会何时成立,如何组建,如何管理,如何决策,战略规划,经费来源,经费规模,经费用途,以及,用多少真金白银砸在中国市场,砸在营销活动上,砸在生态建设上,砸在开发者扶持上。

 

我说过BB参加国内区块链活动算是一个“积极的信号”,但是算作足够重视了吗?也还不太够。一个中文为母语的“高级营销策略师”够了吗?远远不够。实际上,在我看来,Blockone需要一个至少副总裁级别的负责人,牵头组建专门的团队,全面启动针对中国市场的开发和维护工作。有一个很简单的道理,职权责利必须匹配,负责人的级别不够,权限不够,能够调动的资源不够,能够投入的资金不够,当然承担的责任更不够,其实也正代表重视程度不够,最后也意味着,什么也做不了。

 

对Voice,也是一样。

 

EOSblockone中国市场EOS的解药(中):对Blockone来讲,什么才是真正的“重视中国市场“?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若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点击联系我们。